最新消息

2018/05/14 NCDA-05月份國際職涯新觀點 實務萬花筒

NCDA-05月份國際職涯新觀點

 實務萬花筒

實務議題I:多元性別—如何在職涯諮商中為跨性別族群創造正向空間



Sue Motulsky and Emily Frank分享者:

  跨性別與非二元性別取向是在性別認同上不完全與自己原來生理性別相同的人,跨性別的青年與成人會在每天生活中,包含就業與接受諮商服務的歷程中經驗到汙名化、歧視與誤會。職涯相關實務工作者可以在就業的大環境中,促進對跨性別族群在職涯發展需求上的理解,並且提供支持與擁護他們的權益。目前對跨性別族群和工作的研究包含就業上的挑戰、轉換歷程、職涯與工作上所遭受的歧視還有復原力等議題。
  除了近期在研究方面與電視與社群媒體上對跨性別角色有更多的關注,在教育與工作場域也可以接觸到越來越多非特定性別認同的對象。在校園、社區機構和私人職業的職涯諮詢師也有可能接觸到在生涯抉擇、就業與求職上有需要的跨性別學生與案主。因為容易遭受汙名化的緣故,跨性別案主在求職或是就業歧視等議題上都會需要生涯諮商師很多的幫助與支持。然而,生涯諮商師自己可能也不見得有把握可以在生涯議題、求職策略和工作轉換中有效協助到跨性別案主,他們也可能會需要面對自己既有的偏見或誤會,或是碰觸敏感議題的困難。生涯諮商師可以藉由對覺察和知識上的補充,在教育與工作上發展出正向的工作模式來幫助跨性別族群。



● 跨性別族群在工作發展上的議題

       跨性別族群在就業以及求職上遭受歧視的狀況普遍,包含工作上遭遇威脅、革職、降職或排除升遷機會、騷擾(例:取綽號、言語恐嚇、所有物被破壞、遭受肢體上的霸凌與暴力等)、性別刻板印象、在洗手間所遭遇到的異樣眼光、被剝奪訓練機會與福利,還有被八卦與孤立等現象。在工作場所的「恐跨」(Transphobia)現象使憂鬱、焦慮的程度與自殺率升高,連帶加深了汙名化,形成負向循環。跨性別的有色人種或心理疾患族群甚至會經歷更嚴重的歧視。除了在僱用與升遷上的相關歧視、來自同事及上級的負面回應外,其他跨性別族群的工作相關議題包括:

1.決定要在目前的工作做轉換還是要到一個全新的就業場域。兩者都有明顯的好處與壞處,所以協助案主做這個決定是關鍵的。
2.在他們先前的名字(義)下失去工作或教育機會。例如:當他們在工作轉換時有改名,先前的就業與教育紀錄會無法與他們目前的姓名比對上。這可能會造成一個兩難:要解釋自己為何有兩個名字而且已經轉換性別,還是不要揭露這一塊,但會顯示較少的相關工作經驗。
3.如果工作場域沒有性別中立的選項或相關政策時,會有上洗手間和去換衣間的困擾。
4.在工作場合要自我揭露或隔離的兩難。例如職員需要選擇:是否要承擔可能遭受歧視或騷擾的風險,坦承他們的性別轉換或是非二元性取向(無性別)的認同,還是試著絕口不提。任何一邊的做法都有可能導致在工作場域的孤立,降低在工作上有社交連結的好處
5.在多種的身分認同上經驗雙倍的歧視。(例如:性別認同加上種族、性向或是對殘障的歧視),或是對於出櫃或變性所新加上的歧視。其中一種狀況會是:以往習慣處在男性優勢的跨性別女性(男變女),會在工作場域中經驗身為一位女性所遭受的歧視。

● 給職涯實務工作者的建議

  與跨性別工作的生涯諮商師需要了解跨性別與非二元性取向性別族群的特殊需求,並透過覺察案主希望自己如何被稱呼及代名詞使用上的敏感度,還有在有汙名與歧視的環境中給予支持來展現自己在多元文化上的友善與勝任。探索個人對性別可能有的偏見,並增進自己在面對相關族群時可能面對議題的相關知識,都可以賦能案主,並且促進對該族群的平等與社會正義。 

 語言:增進文化敏感度,包括使用肯定且適當的術語,並且詢問案主對於個人代稱的偏好;一旦了解後,便使用他們想被稱呼的姓名以及代名詞。(譯著:英文當中在人稱代名詞上有較明顯的差異,例如:he/him/his, she/her/hers, they/them/their, ze/zir/zis,其中ze/zir/zis即是將自己的性別定義在「男性」和「女性」的二元結構之外的人,要求使用既非男性也非女性的代詞來稱呼他們。他們可能把自己的性別界定於男性和女性之間,或者用完全不同的詞語來界定。)
 同理心:對性別轉換的經驗以及如何在工作相關方面協助案主增進了解與熟悉。肯定並支持跨性別者的身分認同,包含優勢與賦能技巧,但也要認可與了解他們在族群中所面臨較特別的挑戰
 信任:信任您的跨性別案主所告訴你他們面對的歧視經驗,而非質疑這些故事。
• 評估:謹慎使用生涯測驗並小心解測。要留意許多的衡鑑工具與測驗是根據一般性別分類族群常態化的,並且職業類別上常常與特定性別有關。這一點需要諮商師多去探索自身可能有的偏見以及信念。
• 法律與政策:對您執業所在地中,跨性別者常遇到的法律議題和歧視狀況有所了解,並持續跟進國內的趨勢。
• 容該族群的相關機構:去了解當地有無歧視政策積極保障性別認同的公司行號與機構,以及那些有保障性別認同權利(包含女同性戀、男同性戀與雙性戀)的社群,提供法律與公民權利上的相關資源。
• 交會點:了解一位跨性別者在各方面的認同,包含種族、階級、性向與能力狀態等,以及每個人獨有的個性特質、興趣、價值觀和生活經驗。
 社會支持:鼓勵案主發展工作場域內與外的社會支持人際網絡,因為社交人際支持對於更好的因應與心理健康有所關聯。
• 同盟感:提供可以顯示您是跨性別或LGBTQ族群認同者的標示或資源;可能在辦公室放置跨性別/LGBTQ友善的象徵標誌,或有相關資源的單張與小冊,或在電子信件中或介紹自己時加註上您個人偏好的性別代名詞等。
 履歷寫作與面試策略:有見解地去討論將跨性別或LGBTQ相關活動與領導位置經歷放到履歷上,以及在面試中提及的好處與壞處。邀請案主仔細地考慮是否揭露的決定,強調最後的選擇以及時間點全都取決於他們自己。
 服裝儀容:建議跨性別的求職者根據自己的性別認同著裝專業。
 求職:在尋職相關材料上含括跨性別者可尋求的資源,如果可能的話,告知求職者跨性別/LGBTQ族群的就業博覽會訊息,或是當地有關跨性別就業的相關資源。
 倡議:參與為跨性別族群爭取社會正義的活動,例如公開發表言論並增進公共意識與相關教育。

 

● 在工作上邁向成功

        跨性別族群在教育、求職以及就業場域所面對的歧視讓他們難以經驗就業(尤其是有意義的工作)所提供的福利與好處,跨性別族群就像所有的人一樣,值得經歷在工作上的豐盛與成功,而願意認同跨性別族群的職涯諮商師可以協助他們在現實中邁向這樣的成功。

 
 
 

實務議題II:職訓課程也可以有趣又精緻!
 

 

分享者:Rob Seemann

       在過去兩年半中,我已經在奧勒岡就業服務中心所進行的一系列免費工作坊中,對超過三千名求職者進行過教學。以下要分享的是我與成人學員所學習到的事情,我相信這樣的方式可以營造出一個對講師與學員來說都充滿生產力、希望與令人滿足的學習環境。


● 
以他們的需求做為起始與結束

        
我大多數的學生屬於戰後嬰兒潮族群(譯著:Baby boomer,美國慣用語,指在第二次大戰後大約二十年期間出生的人),由於他們已經在一家公司工作、僱用人、開除人與組織團隊很多年,他們知道的事情可能比你更多,所以就擅用在這個房間裡有的知識。如果要開始一堂有關面試的課程,我最喜歡的開場方式是說:「在我花上九十分鐘告訴你們我所知道的面試技巧前,告訴我你們已經知道的事情。」然後我會把他們所想到的點子都寫到白板上。
       在我們將這些點子都匯集成一個表以後,我便確認了:的確,他們對面試有些了解。我同時也會表示:「有些東西是我還沒有在這個表上看到的。這是好消息,代表我們今天還有東西要學習,我很高興你們在這裡。」我會用學生的名字還有一個問題來結束課程:「有符合到你的需求嗎?在我們今天的討論之後,你看到自己想採取的下一步是什麼?」


● 他們可能不知道你所知道的事情
        
不假設每個人都讀過你所讀過有關求職技巧的相關書籍,他們有可能沒有,而學生通常會揭露他們在具備基本尋職技巧上的知識上還有落差:

         我需要問面試官什麼樣的問題?
        我為什麼不可以在第一次面試時討論薪水與福利?
        我的上一任老闆就是混帳,為什麼我不可以告訴面試官我當時如何被誤會的真相?

       

         當我教學的時候,我會融合在教室裡既有的知識與我所專長的主題,把課程交織得有趣且精緻。我喜歡學生不同意我的時候,這種時候通常可以製造深入的討論。在過去兩年我獨自修改過超過一千份的履歷。我曾在課堂上修改一位學生的履歷,當她在課堂上分享我所標註的那一份正是讓她得到前一份工作的履歷時,我怎麼做呢?我將這個事件轉換成一個對整個班級的教學機會:「一份完美的履歷未必要是一份沒有瑕疵的履歷。完美的履歷是讓你得到你想要結果的那一份。」

● 順應情勢並且臨場發揮

  
  我真心也很認真希望可以達成工作坊的學習目標,不過我並沒有很在意這些學習目標要「如何」達成。有一位學生在一個月內參加了三次我的履歷工作坊,在第三堂課的最後,她表示:「我每一次都學到新東西!」而那是怎麼發生的?她沒有從我這裡得到什麼講稿,講課是我最不喜歡的教學方式。不同的學員都提供了不一樣的真實世界經驗,而我在教室使用他們這些經驗。我曾在一堆的戰後嬰兒潮學員中遇見一位高中畢業生的學員,我分享了這位高中生的履歷(當然是經過她的同意),並且我們以團體的方式一同修改履歷,有經驗的學員們紛紛提出意見,而我們也常有不同意的地方。那是教學生涯中最令人振奮的時刻之一,這樣的活動也體現了履歷寫作的主體性。順帶一提,那位學生後來被聘用了。

● 他們也可能會緊張
  
  當然他們不會在走進你的課堂時這樣說,這件事是從他們設想沒有期待要在這裡找到自己出來的。展現你的親和力,透過言語和非語言訊息來表達這不是一個高壓的學習環境。我很常笑,我也會犯錯。我會從一開始就告訴大家我接下來要做什麼,像是:
        「這裡是你可以在這堂課學到的,並且從工作坊的今天開始……」
        「這裡是今天的進程……」
        「這裡是教學方式與活動……」


  在我的履歷課,我會邀請學生在課堂上為我自願提供他們的履歷做修改,常會有某個學生在課堂結束後私下來問我能否不要當眾、個別看履歷。依照每月一次頻率下來,有一位學生表示在他們來之前其實不知道要期待什麼,但現在對他們的經驗感到感恩且放心。這個度過緊張感的小小經驗可以建立自信心。

● 維持教室管理風格與課程上的彈性
  
  我遇過一位超過六十五歲的學員,他在我某堂課下課後來詢問我:他們需要事先登記要上我這堂課嗎?如果他想要上一堂課但遲到了怎麼辦?我告訴他不需要事前登記,如果他需要晚到或早退,我都會相信他需要做這樣的選擇。接著他告訴我他曾在別的地方參加過一個類似的系列工作坊,有一次他晚到了幾分鐘結果不被允許進入課堂,還提到當時也因沒有提先登記而被「責備」(他的說法)。這位學員是一位電腦軟體工程師,他的上一份工作也在人工智慧的產業中。而我學到一件事:讓教室規則與課程彈性運作。

● 了解可能會有因失業相關的潛在情緒
  
  成人學員會在我的課堂上哭。在失業以後,他們可能會經驗到被背叛、害怕、震驚、困惑、受傷還有對未來的不確定感。這時可以怎麼做?一般化這些情緒,並且尊重對方的界線。有一位學員在介紹她自己時就說道:「我在做一份工作二十年以後失業了。我不想多談,因為我可能會開始哭。」我回應:「我欣賞妳可以這樣表達自己的狀態。我不會要求知道細節,很高興妳在這裡。」我很少直接詢問學生的感受,但我很留意讓我的用字遣詞表現出對方所沒有表達出來的情緒。我說:「妳不會獨自經歷這個找工作的過程。」而這句話打破他們恐懼的隔離。我說:「我在乎妳,因此讓我加入妳的求職支持團隊。」這讓他們確保自己是有支持的。無預警被解雇是嚴重的損失,敏銳的引導與指導可以讓這件事不會太過悲劇化。

● 在喜悅中生活與教學
  
  當我在教學的時候,會處在一種「心流」的心理狀態。我會失去時間感,並且渴望去尋求「頓悟」的時刻,(aha moments)我實行專注在當下的正念練習。學員無法控制過去:他們的上一份工作如何結束;學員也無法控制未來:未來充滿不確定性,他們無法知道下一份工作會從哪裡來。我的學員還有我可以做的,是在當下創造出一個有產出並且令人滿足的學習環境。只要有學習,邁向成功的動力也會建立起來。這個共享的學習經驗創造希望感,而擁有為他人注入希望感的機會正是我投入教學的原因。


 
 

 資料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