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

2018/08/24 NCDA-08月份國際職涯新觀點-特定族群實務議題

NCDA-08月份國際職涯新觀點

 特定族群實務議題

實務議題I:「念藝術=吃不飽?」─與藝術設計相關領域的求職者開啟對話的四部曲


分享者:Amanda Williams

       根據美國政府機構國家藝術基金會(National Endowment for the Arts)於2011年的統計,約有210萬美國的就業者認定「藝術家」為自己的主要職業頭銜。到2014年,約75萬從事藝術創作與銷售相關的產業雇用了310萬人或就業人口當中的2.2%。此外,97%的美國雇主表示創造力的重要性漸增,同時也有85%想要僱用有創造力的人表示,他們無法找到他們想要找的人。

       這些統計數據明確指出一個需要是:協助目前或將投入創意展業與職業的專業人士與正在尋求該方面專業技能的雇主之間連結與媒合。與創意相關的案主工作的感覺可能會與一般行業的案主不太一樣,但不一樣不代表難搞或複雜。實際上,還有可能更有趣!

       自2010到2016年,我剛好有機會與許多北卡羅來納州立大學設計相關領域的學生工作。與這些系所的學生工作時,擴張了我在兩件事情上的眼界與觀點:一、藝術與設計領域的求職過程會是如何。二、可以用非傳統的眼光來檢視「事業生涯成功與否」這件事情。這篇文章的目的即是分享我過去六年所學的,希望可以提供同行的生涯諮商師裝備新的眼光與想法來服務創意領域的學生與案主們。


四種方式

1.    獨特的履歷

我所看過設計師與藝術家的創意履歷包含了資訊圖表、色彩與大膽字體等元素。當與該領域的人工作時,這些特別的附加元素相對普遍,而且也都很好。因這些學生與案主必須聚焦在可以立即性地推銷他們的經驗與才能,透過創作分享有個人設計風格的履歷,讓雇主在前三十秒,甚至在他們有機會去看其他的代表作選輯或是作品網站以前,就有機會看到他們的風格與呈現方式。

2.    品牌經營

說到代表作選輯或網站,調性的連貫與一致性絕對是關鍵。案主創造他們自己的品牌,並且貫穿在他們的申請資料中。這代表包含履歷、名片、作品集、網站、感謝信還有社群網站在內的所有地方都使用一貫的字體、logo、色彩與主張宣言等。這樣的一致性將會讓申請過程較輕省,也會幫助潛在的雇主更容易了解案主的設計風格與品質。

3.    設計師vs. 藝術家

我曾聽說過很多這兩詞代表不同意涵的說法,這可以是一個有著多樣意見的主觀討論。其中一種我曾聽說過的描述是:「藝術家提出疑問,而設計師回答問題。」換言之,設計師是問題解決者,大多專注在回應使用者經驗的需要;而藝術家專注在表達,通常立基於個人經驗或是為了讓他人可以欣賞與享受。這樣的定義是被業界所有藝術家和設計師所認同的嗎?其實沒有,但不置可否的是這個定義提供了讓你和你的案主或學生開啟深度對話的一個定位。這樣的分界:他們如何看待他們自己還有想要如何在專業領域被看待,會是與在(或即將進入)創意領域的人開啟話題的重要開頭。了解他們的特定興趣與焦點所在以及確立工作目標,可以讓整個求職過程和可以探索的不同的方向更加清楚明確。

4.    大大小小的機會

如同上面所述,大多數的雇主都宣稱創造力對他們組織的重要性漸增,對那些有興趣投身於創意相關工作的人來說,機會很廣,也可能在意想不到的地方。通常我會聽到家長問像是這樣的問題:「他們這個科系可以找什麼樣的工作?」他們可能會假設有創意潛能的人會一輩子當「吃不飽的藝術家」;但不完全是這樣的,無論規模大或小的公司在徵才上都會有多樣化的需求。比如說,像是IBM、SAS和臉書都會雇用龐大的設計團隊。你的案主對小型組織比較有興趣嗎?也可以試試看文具精品店、非營利組織或是出版公司等…無論是否標榜自己是創意相關產業的組織,都有可能會有創意相關工作的機會。案主和諮商師在策略性地思考哪些特別的地方可以找到感興趣的機會時,考量案主的優先次序與偏好會更容易成功。

5.    最後的想法

每個人在生涯發展與求職上都會有獨特的需要與變數,創意產業的人也不例外。這篇文章主要為藝術家與設計師的職涯發展提供一些簡要的見解,同時也為對創意產業可能有興趣的人提供一些了解。文章當中所提供的接觸點可以成為生涯諮商師與該領域生涯有興趣的案主開啟對話的起始點。我非常享受與這群設計學院學生工作的這幾年,並且也在對我自己,以及我個人的諮商上有很多的學習。

 
 
 

實務議題II:受刑人/更生人的生涯發展
 

 

分享者:Amy Thul-Sigler

       在二十五歲的時候,我與縣立監獄簽約擔任為期一年的成人教化者,這是我拿到諮商碩士學位以後的第一份工作。這份工作賦予我上百個打開眼界的經驗,也正是透過這樣的經驗讓我學到協助受刑人做生涯預備的重要方法與策略。
       這是一個新的職位,而我被雇來填補許多不同的位置,包含教授普通教育所有的科目、預備受刑人在被釋放以後的求職,以及教他們像是面試技巧或工作場域成規等求職所需的技能。在沒有任何相關資源的起始條件下,我試過許多種僅用鉛筆與紙張來上課的方式。
 

協助受刑人預備生涯道路的小技巧
以下是根據我與受刑人工作的經驗所建議的策略方式:
  1. 提供現實的建議:在有入獄背景的情況下有哪些工作可以找,這尤其困難,因為有許多受刑人向我表達過他們想在醫療、教育或法律相關場域工作。大多數的人沒有意識到他們可能會在申請99.9%的工作時都會被要求完成或經過背景檢查。

  2. 調查監獄外的就業機會以找到適合每位受刑人背景與興趣的工作:由於教室不允許有電腦存在,這讓找工作更不容易。我會把當地報紙的求職版帶進來,上面有提供工作內容描述讓受刑人閱讀與衡量他們自己目前的技能與能力。

  3. 社區可能有極豐富的資源,善用它:並非所有的受刑人出獄後都會住在監獄所在的社區中。有一些會搬回靠近家人所在的地區,有些人會選擇另外一個地方有一個嶄新的開始;然而地方資源仍然可以提供有用的資訊。我與在地的機構與組織談過,包含社區的單一窗口生涯中心、一些教區牧師、關懷協會組織與當地大學。這些組織提供我一些額外的概念發想,像是支持團體、教育訓練計畫,以及受刑人出獄時的免費職涯指導等。

  4. 創一個表格列出國家與地方願意雇用有犯罪紀錄族群的工作,像有一個機構就提供我他們先前雇用過的更生人名單。

  5. 強調擔任志工的重要性。我通常都會鼓勵受刑者:如果可能的話,在監獄裡的一個地方擔任志工,無論是廚房、洗衣間或是工友的工作。這些經歷可以放到履歷上,尤其是做過很長一段時間,或是這些是新學的技能的話。我灌輸他們一個概念:身為一個要重返社群的公民,如果他們願意繼續擔任志工的話可以持續進行,因為在社區提供志願服務的經驗也讓他們有機會重新社會化與建立連結。

  6. 找機會發展工作場域所需要的技能:大多數進行活動的時候,我會要求受刑人以團隊形式進行,或者我會將他們拆成小組。團體情境讓他們可以一同進行活動,並且給對方回饋。同樣也是一起,我們在好幾個主題上有過團體討論,像是正向態度、準時、可靠性與尊重等。

  7. 發展主題式工作坊,聚焦在履歷與求職信的寫作、工作申請表的填寫、或是模擬面試的舉行。有些需要告訴他們的主題像是:如何回答有關先前犯罪紀錄的問題、履歷上的時間差距、還有確保專業可靠性。我會要求他們演練面試官與面試者兩個角色,練習面試也有助於他們發展溝通技能與信心

個人反思

儘管經歷了很多很棒的成功故事,我仍然決定在一年之後放棄監獄的續聘合約。在與目前的案主工作時,我仍然使用在我個人與專業生涯中所學到的中心像是:

  • 不排斥或害怕與困難的案主工作

  • 仔細聆聽案主的故事,接收他們的語言與非語言訊息

  • 接受你不一定對每位案主來說都是那位適合的諮商師


       在監獄工作讓我每天都有機會再成為學生,因為這段時間充滿了許多值得學習的經驗。幫助一個有挑戰性的族群,同時可以磨鍊我的技巧,又帶給我成就感真的是一件很值得的事情,尤其受刑人往往很少有成人的典範,這也給了諮商師或教育者帶給許多生命正面影響的契機。



 
 

 資料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