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

2018/09/27 NCDA-09月份國際職涯新觀點-面對薪資問題與老年議題

NCDA-09月份國際職涯新觀點

 實務趨勢-面對薪資問題與老年議題

實務議題I:如何協助案主巧妙迴避惱人的薪水相關問題


分享者:Karen James Chopra

為何應對與迴避薪資相關問題是必要的?

  維持薪資資料的隱私可以在案主得到一份工作時,讓這份隱私的保留在這一刻發揮最大的影響力與籌碼。在這一刻,你的案主已經擊敗了該領域的眾多競爭者,並且知曉他/她是被偏好的工作候選人,雇主也會更願意多做些讓步來讓求職者對這份工作說YES。

  既然已經找到理想的工作人選,雇主通常不想冒險失去這個人選。在不明確了解你的案主目前賺多少時,雇主可能會往薪資行情較高的一端開薪水,並且若要求的話可以在其他考量上有些延伸討論(如福利、工作時間與職稱)。

  對求職者來說,了解什麼攸關勝敗,願意學習與使用諮商師或生涯教練所提供的技巧來保護他們的薪資資料是重要的,以下將會陳述相關的三步驟。

面試規則:一定要回答被問到的問題

  知道不該透露薪資訊息是一回事,知道如何在面試時應對相關問題是另外一回事。一場面試中的原則是一定要回答被問到的問題。如果被直接問到有關薪水的問題,你的案主也無法直接拒絕回答,因為這可能會讓求職失敗。你的案主需要準備好回答被問到的問題,並且在適當的時機問出好問題。

 

迴避薪資問題三步驟

  若想要幫助案主可以優雅迴避薪資問題的同時又不會面露難色,可以把以下三個步驟傳授給你的案主:


1.步驟一:婉拒回答問題

當被問到目前的薪資時,案主可以禮貌性的表示:「這是比較個人的資訊,現在可能不方便提供。」這一步需要用委婉的語調表達;但案主不能只停在這裡,因為面試官很可能又會回來問相同的問題,因此案主需要趕快進入步驟二。

2.步驟二:回答問題背後的問題

面試官可能會藉由詢問薪資來判斷案主是否太「貴」,而案主可以根據這點提供再保證:「根據我對貴公司的理解,如果你們願意給我這份工作,其他部分也沒問題的話,我想薪水不會是問題。」案主已經回答了一個問題是:若沒有一個確切數字時,薪水是否會成為一個癥結點。不過案主的任務還沒結束,因為面試官仍然有可能回到這個問題。

3.步驟三:問一個大問題

迴避薪資問題三步驟的最後一步是:問雇主一個問題。不是任何問題都可以,而是一個需要比較長且深思過才能回應的大問題:「可以請您多讓我了解這個職位嗎?比如說,如果您雇用我,而我在第一年的表現很不錯的話,我可能是為你們做到了什麼?」現在「問題一定要被答覆」的這項面試定律就可以起作用。面試官可能會覺得回答這個問題是很必要的,如果案主夠幸運的話,這段對話有可能就不會再回到薪水這件事上了。

 

採取迴避薪資問題三步驟的關鍵

  在面試官意會到什麼以前,案主可以使用這三步驟兩次。確保你的案主有一份準備好的問題清單可以幫助這個過程的進行,並且讓你的案主不停頓地練習這三個步驟,直到可以很流暢為止。


當這三步驟行不通的時候

  有些面試官對有關薪資的問題很鍥而不捨時,我會建議在第三次被問及薪水時採取比較直接的方式應對:「這是您第三次問到我的薪資狀況,不知道您是否考量到你們給付的薪水可能與該職位的行情不符呢?」這樣直接的問題通常都會使對方否認,而這時案主也可以很快地表達贊同:「我也這麼認為,因此我相信薪水不會是問題。現在可以麻煩您告訴我…」案主可以將話題轉回他/她所列的問題清單,並且(希望是最後一次)把話題從薪水轉開。

  有時候儘管你的案主已經盡了最大的努力,鍥而不捨的面試官還是會想要到一個數字,你的案主還是要預備好提供一個報酬(不是薪水,而是金錢與其他福利的總合)的範圍。我會建議按照以下說法表達:「如同我先前表示的,我可能無法提供我目前薪水的確切數字,但我能夠透露的是近幾年來我的總薪資大約是X到Y元左右。」盡可能給一個大範圍的數字,這麼做的目的是把這個職位可能的報酬含括起來,而且被定錨在單一特定的數字。

 

在線上申請回答薪資問題時

  有時是線上的求職申請欄位要求填寫薪水資料,而且是必答的問題。對於線上的申請,案主有幾種選擇:


1.如果遇到「要求待遇」這個欄位,填入薪資範圍中的中間數,目的是避免因要求過高的薪水被刷掉。

2.如果被問及「目前的薪水」,提供一個大約的數字,根據案主認為新職位的薪水大概會落在哪裡,決定要上修或者下修。比如說$35,600可以下修到$35,000 或上修到 $36,000。

3.填入一連串的0。多數的申請表格都會設計成一定要填入一個數字,但通常不會設定底限。一連串的0代表「我不願意回答這個問題」。

因為線上申請通常會在案主對該職位有所了解前完成,我會告訴他們無論對方開出什麼樣的數字都不要先感到被限制。一但他們確定得到這份工作時,他們會有更多的籌碼,而且也可以要求比他們當初填在表上更高的薪水。

 

預備案主邁向成功

  理想狀況下,你和你的案主可以早在第一次面試前就開始討論如何協商薪水問題,所以案主就會有充分的時間可以預備。但我發現,即使是協商能量比較低,並且在面試前最後一刻才慌忙準備的案主,也依然可以從一個如何維持住他們籌碼與迴避薪資問題的快速解說中受益。

 

 
 

實務議題II:老年的生涯健康:研究與實務
 

 

分享者:Nick Gowen

       隨著生涯諮商領域的發展,理論家與實務工作者不僅開始思考個人與職業的適配性,也開始關注生涯如何影響個人對生命的意義感。發展取向的生涯理論家如Super 和Gottfredson皆強調生涯是一個人自我概念的重要元素,或者是一個人內在對於自我、以及自我定位的瞭解。根據類似的概念,敘事取向的生涯諮商師也可能會詢問案主去反思他們的生涯如何造就一個有意義的生命故事。在過去三年當中,工作與人生意義感的關聯已成為幾個主要期刊學術文章的焦點主題。因為我們的專業聚焦在案主的心理狀態,就像Myers,Sweeney以及Witmer所定義的心理健康狀態「一種可以朝理想幸福與健康邁進的生活方式」,諮商師可以在這個找意義的過程扮演重要角色。

  然而,這個對人生意義的追尋不會隨著一個人離開主要生涯或工作崗位而結束。尋找意義感這件事會部分取決於工作所提供的好處,像是感覺到自己是有用的、可以發揮個人技能與所長等。已退休的老人接下來就會需要在退休時找到不同的方式來思考與達成在工作時可以得到的好處,與這樣族群工作的諮商師有責任要協助老年人發展這塊經常被忽略的心理健康層面。於是對諮商師來說,會面臨特定問題像是:退休的老年人對於這一塊經常被忽略的健康層面怎麼想呢?對諮商師來說又該如何促進這一塊的發展?
 

老年的「知天命」

  Fullen在自己對老年族群的全人健康研究中,提出「生涯健康」這個詞來捕捉這個概念。生涯健康通常與職場生涯相關,但並不是在退休以後就變得不重要。Fullen選擇使用vocation(譯著:該字除了職業、工作的意思之外,通常也包含使命與天命的意思,代表一個人真心想投入的事情與領域)是因為該字源自拉丁文vocare,意指當一個人在離開自己的職涯以後去追尋或實現生命的召喚或使命時,可以讓時間過得更好更有意義。對於一些老年人來說,使命也有可能是以擔任志工,或在家庭裡扮演一個新角色的樣子來呈現。Dik、Duffy及Eldridge等人皆同意生涯(天命)是一個退休之後依然可以實踐的概念。

  在本質上,生涯是一個人可以在個人以外的世界找到屬於個人意義與使命的人生角色。對許多持續藉由參與志工、政治倡議、手工與照顧家庭等活動找到意義感的老人來說,這個定義可能更適合應用在他們身上,同時也提供諮商師一個詞彙來捕捉在一些老年人生活所失去的東西:覺得自己是有用、有能力、可以勝任、有目標的感覺。


實務與研究中的機會

  有幾種方式可以供諮商師將生涯健康的概念運用在老年人案主身上。諮商師可以先介紹「生涯」(或「使命」)這個字眼來幫助老年人思考生命角色還有生命角色與創造意義之間的關聯。諮商師也可以協助案主思考如何在每天的生活當中感到更有目標性,並鼓勵他們找出對於創造意義尤其有幫助的角色與定位。

  然而,諮商師可以全盤了解老年與生涯健康的相關性以前,這個領域仍需要建立研究基礎。諮商師或諮商教育者可以從先前既有、有關生涯角色中意義感的相關研究開始延伸。雖然工作與人生意義感的相關文獻正在穩定增長中,但針對在退休老年人身上的研究仍然不夠。我們目前的專業需要老年人從事生涯相關活動以及這些活動對整體健康影響的質性研究。透過訪談,研究者可以了解究竟是什麼可以促進老人的意義感,以及他們的生涯對健康意識有何影響。

  此外,有些測量工作與意義相關的現行量表使用的語言可能會對老年人填答造成限制。以CVQ(Calling and Vocation Questionnaire,生涯召喚量表)測驗為例,有些像是這樣的題目:「我想要建構可以給我人生意義的職涯。」、「我將我的職涯視作邁向人生目的的路徑。」、「我的職涯是我人生意義中重要的一部分。」對於已經退休的老年人來說,這些問題可能不太適用。然而,像是「我的職涯是我人生意義中重要的一部分。」這題只要將「職涯」替換成「生涯」(召喚)以後,便可以與老年人更有關聯也顯得更適切。研究者可以調整現有的量表工具(或自行編製)來幫助衡量生涯對一位老年人的意義感有多大程度的影響。
 
  對許多老年人來說,退休象徵一個結束,但絕不是一個人追尋生命意義的終點。在老年人生涯健康上的研究將可以提供我們新的方向,了解如何在一段通常被視為個人能力、目標感都下降的一段時期仍可以有全人的成長與發展。身為諮商師,我們可以運用生涯健康的概念來向老年的案主說明:退休其實是仍持續讓我們感受到有用、有能力、有技巧、有意義與健康的時機。

 
 

 資料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