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

2017/07/20 NCDA-7月份國際職涯新觀點【拓展職涯新大陸】

NCDA-7月份國際職涯新觀點

 實務補帖之「拓展職涯新大陸」 
 

Part I

實務補帖篇──職涯諮商中焦點解決的運用,幫助當事人建立職涯方向與希望感。



  焦點解決短期治療(Solution-Focus Brief Therapy,簡稱SFBT)為1980年代由Steve de Shazer 與 Insoo Kim Berg發展的一種治療取向,並且於近期發展出在各種不同領域的應用,亦有職涯諮商師將焦點解決的精神融入在自己的實務工作中,並且發現焦點解決治療(以下文內簡稱焦點)所提供的觀點與架構也與國際生涯發展協會(National Career Development Association,NCDA)所提出的準則有相似之處,以下為「建立諮詢關係」為例,說明焦點的精神可以如何在諮詢與諮商過程中被運用:

NCDA標準之技能
焦點解決短期治療觀點之原則與應用
投入
Attending
開場:「我可以如核對你有幫助?」
表現諮詢師不代預設與評論的立場,並且希望可以聽案主說更多,以對個案有更多了解。
傾聽
Listening
傾聽案主要的是什麼
藉由確認案主目前位置與重視其獨特經驗展現對案主的尊重,從案主個人的語言當中逐漸建構與了解案主對自己與定位的看法。
反映
Reflecting
對已知的瞭解進行確認
表示對案主經驗、學習與價值觀的看見與欣賞建立信任關係。
鼓勵
Encouraging
回饋:讚美與協助其連結意義
確認什麼對於往前進是有效的、有哪些已經做到的事情。
探問
Questioning
案主保持好奇
對案主的立場與世界表達真誠好奇的態度,並且溫和地引導案主去澄清、組織並且往前進。這類的情形可能會包含用非侵入性的問題打斷案主,讓討論回到軌道上。
沉默
Silence
商員維持中立,當事人是自己問題的專家
適當地使用停頓,讓案主有空間去組織想法,並且將會談維持在一個比較舒服的步調。
辨認優勢與障礙
Identifying Strengths & Barriers
外經驗:有什麼比較不一樣的時候嗎?
運用系統觀點帶領案主思考:當改變發生的時候,身邊的人會有什麼樣的反應與想法?當身邊的人認為自己有改變的時候,什麼事情發生了?
希望的重要性
The Importance of Hope
奇蹟問句:描述案主所想要的改變之細節
協助案主去意識到去整理出一個終極生涯目標的是一個怎麼樣的過程,這樣的過程也會為未來創造希望感。

 

  一旦諮詢關係確立,職涯諮詢師對案主所呈現的議題也可以有所掌握以後,就可以進入到焦點解決取向的一大重點:奇蹟問句。奇蹟問句的目的是目標形成,並且幫助案主預想他們未來的生活、自己真正想要什麼以及他們會促成什麼不一樣的改變;而藉由對案主保持好奇,諮詢師可以請案主更清楚去定義自己終極的生涯夢想為何,進而發展成一項目標。
  量尺問句將有助於案主去辨識自己此刻地狀態如何。舉例來說,若希望達到的生涯目標是10分,案主是如何定義1的狀態,而從1到10分,案主是如何定義1的狀態,而從1到10中間的哪一個數字可以代表他們目前的狀態?如此一來,為了要更靠近目標分數的狀態所採取的行動也會因應而生,並且讓案主可以進而發展出長期與短期目標。在整個過程中也會持續採用系統觀點,一一檢視案主目前身處的環境中,有哪些支持或阻礙會影響案主達成目標,而這部分可能包含考慮到案主對學校、工作、專業機構與關係的感知,這樣的檢視將會在最後協助案主將自己的價值觀、技能與人脈投入在當中一併檢視。

  焦點解決取向所運用的一系列技巧不只在諮商歷程當中有幫助,也可以讓諮詢過程朝一個特定的職涯目標前進,有可能短如單次的諮詢,也可以是多次的歷程。每一次會談的目標將會由案主與諮詢師一同討論決定,並且尊重案主如何去定義他們自己想要什麼,以及想要如何去達成目標的想法,在當中也強調提取案主的優勢,並鼓勵他們繼續去做過去有成功過的方法,並且可以如何運用這些成功經驗。職涯諮詢師將會幫助案主去找出生活中發生的變化,以及支持生涯目標所需要的環境資源,同時間也讓案主了解這些都有可能隨著時間有所調整與改變。


Part II

實務經驗分享篇──「個人經驗」這件事比你想像中更強


分享者:大學職涯發展中心諮詢師Mary A. Fitzgerald

  身為一位生涯發展的專業人士,我時常會嘗試建議我的案主去試試看一些最有用的生涯探索工具,然而當討論到建立人脈網絡、資訊式面談、自願服務或是與來到職涯中心的大學生或社區民眾有些交談的時候,我可以感覺到他們的遲疑,通常他們也會表達對於花時間在這類的活動上是否值得有些懷疑。
  而有一天,當我分享自己當初轉換職涯與找工作的經驗時,我成功說服案主使用新方式的機會終於到來了!當我透露的訊息比較像是:「我以前靠著這樣做來更了解這個職涯領域,而且也奏效了!」而不是「你可以去做這些這些去找到更多相關資訊」時,案主會對於我的建議也會更熱衷。

 

  • 何不試試看人際連結與資訊式面談呢?

  案主通常會抗拒「開口請求幫忙」、「跟陌生人說話」或是「讓別人知道我個人的事情」。這時候我會先同理他們要做這些事情可能會帶來的不舒服,以及與他們分享:當我開始告訴別人我想要轉換跑道時,我會有多緊張。
  我的生涯探索帶領我找到「生涯諮商師」這個可能的新路徑,但我需要與一些生涯諮商師見面談談看:在這行工作究竟是什麼樣子,以及知道我可以如何轉換到這個領域。而我對他人的信賴也有了回報──我信任的一位同事便讓她的老公將一位他曾經共事過的生涯諮商師介紹給我,我在健康中心的同事也幫我與該地區職涯中心主任牽上線。這些我從各式職涯專業人脈網絡,與一連串資訊式訪談中所獲得的建議、資訊以及附加的人脈連結,對於我開啟新事業是彌足珍貴的。帶領案主一步步地走我當初的歷程,與他們一同腦力激盪自己可能有的人脈和可以問的問題,並且鼓勵他們去與人脈中的人聯絡。
  將資訊式面談從「開口請求幫忙」重新定義為「給人一個寶貴的助人機會:可以藉由談論他們如何靠做自己喜歡的事情維生來幫助到別人」對我的案主來說似乎很振奮人心。


  • 自願性服務會是一個跳板

  案主通常會在有更多了解,或是轉換到另一個新領域的時候表現出濃厚的興趣,但也會怨嘆他們「懂得不夠多」或是「我在這領域完全沒經驗」,這也正是我在決定要追求生涯發展這條路的時候碰到的情況。
  所有我從人脈網路或是從資訊式面談所得到的訊息都透露一個邁入新職涯領域的大魔王──缺乏給予職涯相關服務的實務經驗。當時我在完全沒有相關的場域還有著全職工作(癌症研究中心的研究助理),而且完全無法想像要怎麼樣去取得經驗。當時有幾位職涯領域的相關聯絡人建議我可以提供自願性且免費的職涯協助計畫,我甚至不知道有這樣的計畫存在!
  我從兩個不同且無償的計畫中所得到的經驗、訓練與參考當中,確立了想要走這行的決心,而這些經驗也讓我可以向雇主證明:我有可以在職涯發展上服務廣大客群的能力與技能。



  目前我大部分的案主之前從未想過可以靠提供自願服務來當作進入新行業的跳板,或是一個探索的機會,當他們聽到我曾經受惠於自願服務這麼多(像是直接進入特定的專業場域,接觸其知識、技能、發展狀況、聯絡人脈、推薦還有來自內部可能的工作機會等等),而且他們也可以從中受益的時候,會變得比較興奮且願意嘗試提供此類的自願服務。後來我們便可以一起發展可供探索的自願服務清單。

 

  • 有良師益友的價值

  與職涯發展專業領域中的一些老鳥有固定聯絡意味:我擁有成功轉換跑道的實際幫助。我現在會教我的案主:如何選擇他們人脈中可能的良師益友,以及如何發展與維繫有建設性的關係。當案主看到有一位好導師對我如何走到現在夢想中的狀態有多重要時,他們會了解投資與經營此類關係的價值。
 

  • 成為有同理心、有幫助的人

  就某些方面來說,一些可以在生涯發展上獲得成功的方法對我與我的案主來說是一樣新鮮的,對於有時令人振奮、有時令人焦慮的工作選擇過程、在我選擇的領域當中得到一份工作這些事情分享我近期的想法、疑問還有害怕可以讓我在幫助案主探索他們生涯路時更有效、也更有同理心。


 




◎ 小補帖:何謂「資訊式面談」(informational interview)?

  資訊式面談是一種與在自己感興趣的相關領域工作對象談話的一個機會,既不是一種工作面談,談話的目的也並非要找尋工作職缺,然而在交談當中會談及該領域圈內的狀況,並提供相關資訊與建議,因此除了閱讀相關書籍,或在網路上尋找相關資訊與職位描述以外,資訊式面談也會是一種有效的研究工具。
  尤其有時候在特定區域的特定職涯領域當中,最新的資訊與圈內狀況不一定會在線上資訊中流通;此時,最佳、最準確的資訊提供源就會是實際在這些領域裡工作的人。

 

◎ 關於「資訊式面談」(informational interview)的六大好處(取自Berkeley Career Center)

  1. 可以獲得來自特定領域、產業或是職位工作現況與真相的第一手相關資訊。這類的資訊不見得總是在網路上找得到。
  2. 有時可以發現你從來不知道其存在的職涯道路與可能。
  3. 得到踏入這行可以如何準備的要素與祕訣。
  4. 知曉在特定組織工作起來是怎麼一回事。
  5. 可以從圈內人的角度得知一些訊息,這些訊息將可以在履歷的撰寫與面試上幫助你。
  6. 主動累積與連結專業關係,並且拓展你在特定領域的聯絡人脈,跟未來也許有可能提供你工作的人碰到面。

 

 

資料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