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

2019/11/27 NCDA-11月份國際職涯新觀點-超越傳統視角的力量

NCDA-11月份國際職涯新觀點

 超越傳統視角的力量 

實務議題
融入心理健康評估與處遇的生涯諮商

 

分享者:Brian Calhoun 與 Seth Hayden

小傑:與心理健康考量相關的生涯案例

  小傑是一位主修心理系的大四生,正在考量大學畢業後的生涯(例:考研究所或是就業)。隨著研究所報到期限越來越接近,任職大學職涯中心的生涯導師擔心小傑的焦慮症狀對他做決定與判斷的能力會有負面的影響。由於生涯導師沒有判斷小傑焦慮程度的基準與根據,因此她正在思考有什麼是她特別可以協助小傑,幫助小傑降低壓力程度。生涯導師想要在關注小傑的生涯考量時同時也處理他的焦慮,好讓小傑可以有效地做出判斷。

  在提供生涯服務時很容易發現案主的身心狀況會影響他們生涯歷程的現象。不幸的是,生涯與心理健康服務往往分開(尤其在教育場域中)且分別有各自的架構,導致個人在生涯規劃與支持系統之間的斷層,而這些在生涯與心理健康服務上不同的觀點可能會瓜分掉為有需要的人提供整合性服務的機會與努力。要讓尋求生涯相關協助的學生適時得到需要的服務,研究者必須去擴展他們的觀點,更多考量心理健康與生涯議題上的重疊性,生涯諮商師在這個過程中所面對的挑戰還需要更多的對話與交流。


諮商服務重要性日趨提升

  美國大學健康協會2017年的一項調查指出,有21.6%的大學生在過去一年中被診斷出或是接受過焦慮相關議題的處理,而這個數據相較於2008年的10.4%呈現增長的趨勢,職涯中心更是成為學生接觸心理相關資源的另一管道。生涯諮商師可以處理生涯與心理健康共生的議題,尤其在做生涯決策上已經嚴重被影響時。在心理評估與處遇的領域中,即有研究指出為學生族群提供生涯與心理健康整合性服務的潛在可能;同時也有證據指出生涯狀態的評估可以提供心理健康功能方面的指標。例如Harris 與 Rottinghaus即在2017年發表的研究發現,斯特朗職業興趣量表(Strong Interest Inventory)中的一般職業主題量表與個人個性量表可以解釋答題者主觀的心理狀態。

在生涯評估中辨識出可能的心理健康議題

  Dieringer、Lenz、 Hayden 與 Peterson在2017年的研究發現CTI量表(Career Thoughts Inventory, CTI)中特定的項度與貝克憂鬱量表(Beck Depression Inventory II)與失志量表(Beck Hopelessness Scale)的某些題目呈現正相關。當他們檢視CTI量表中抉擇困惑(Decision Making Confusion)、外在衝突(External Conflict)、生涯成熟度(Career Maturity)與態度(Attitudes)等子量表時,可以發現年輕成人中潛在注意力不足過動症(Attention-Deficit Hyperactivity Disorder, ADHD)與學習障礙(learning disabilities, LD)的狀況。

  儘管在實務上更多聚焦在心理健康的服務方式不一定對每位實務工作者來說都可行,但須對心理健康議題保有某種程度的瞭解,並在生涯評估中運用可得到的資訊或線索以確保可以讓案主得到全人性的生涯支持。


再訪案例討論:小傑

  小傑的生涯導師在諮詢過督導以後,督導也同意CTI生涯量表可能會對小傑有幫助。量表的施測結果顯示小傑對生涯抱有高程度的負向信念,增強小傑如何有效做出決策的信念可能對他會有幫助。此外,評估結果指出小傑對於自己做出適當選擇的能力缺乏信心,也沒有一個可以幫助他檢視各項選擇的明確歷程。當生涯導師掌握這項資訊後,處遇目標即變得很清楚。她幫助小傑聚焦在過去他成功做出決定的經驗,讓小傑增加對自己的信心,同時他們也發展出一套模式來檢視與權衡要念研究所還是進入職場的選擇。當生涯導師願意用這樣的方式來與小傑檢視自己的考量與擔憂時,有效地降低了小傑的焦慮,並且讓他可以採取具體的策略來決定他畢業後的生涯方向。

互通有無是關鍵

  生涯實務工作者可以在許多方面對案主的功能有正面的影響。比方說,他們透過增加案主知識與自信的方式協助案主,也可以透過處理跟做生涯決定相關的焦慮來幫忙到案主。心理健康勢必會涉及更複雜的議題與挑戰,因此對有心理健康議題的年輕人來說,在生涯諮商的過程中加入自我決定(譯註:self-determination,為一心理學概念,重視個人內在動機的激發,以及排除外在因素可以自我做決定的過程)的介入方向可以幫助他們達成更好的生涯與生活目標。目前在生涯諮商領域也呼籲要採取更全人的觀點,將心理健康的議題涵括在生涯服務中。若在做生涯評估與介入時將這個概念謹記在心,將可以提供生涯服務更全方位的修復與討論,而近期出版的第七版《生涯評估引導手冊》(譯著:A Comprehensive Guide to Career Assessments,由NCDA協會出版,目前尚未有中文版)可以為多面向的生涯評估提供資源與資訊。
  
  我們想要鼓勵與創造心理健康專業與職涯中心之間的合作與連結,因生涯與心理健康服務的結合與互通可以成為需要幫助族群有效的支持系統;而持續的討論與研究結果也可以讓這樣的需求與呼籲成為一個重要的行動要項,而不只是一個是事後諸葛的洞見,實務上的研究也發現生涯與心理健康支持的互通性也是提供有效生涯服務的關鍵因素。

 


 
 

生涯實務工具
企業模式帶領案主規劃生涯:
讓你不需要有MBA學位也可以贏在起跑點


 

分享者:Bruce Hazen

  大衛是一位微生物學家,可以講流利的德語,目前在一家市場拓展到德國與奧地利的小型食品產業公司從事研究工作。他很努力工作來成就他的事業,而且也盡可能做到最好。他有很強的技能組合,尤其是在語言與科學領域;同時也擔任導師協助他人在工作上或是他們的職涯領域中成功。

  現在大衛已經準備好可以承接更多:一個晉升的機會、新的角色、不同的挑戰,但他一直沒有任何的機運可以達到這個下一步。就像你所服務的許多案主一樣,他也來尋求你的幫助,想了解要如何做到這件事情。你的工作是協助判斷與整頓:「是不是忽略了什麼?這過程中的阻礙是什麼?」
 

商業模式:對侷限工作角色的解套

  過去的生涯諮商通常會把焦點放在幫案主在技能、興趣與性格型態上有更多自我覺察,讓他們可以面對他們的生涯方向、工作場域或是領導效能。這樣的方式合情合理,但也可能會侷限了視野──只看見職務的內容。這樣的進行方式忽略了一個關鍵的向度:理解公司運作的策略與模式。案主需要理解老闆可能會想做什麼、往哪裡去,好讓他們可以知道自己該處在什麼樣的位置,成為幫助機構前進的重要資源與角色。若你的案主沒有得到一個MBA學位或是在決策團隊待過的話要怎麼做到這件事情呢?

  有一種解決方式是學習商業模式的思考,該模式涵括了九項關鍵要素,具象描述與定義了機構與個人運作策略的彙整與交集點。這九項關鍵要素陳列如下,包含你在與案主進行每項要素討論時可以運用的問題與討論。

※誰能協助我(合作夥伴,Key Partners)
  ○誰可以幫助你向他人展現或提供價值?
  誰可以用其他的方式支持到你?如何支持? 
  有任何夥伴可以提供「重要資源」(Key Resources)或是代你執行「重要活動」(Key Activities)嗎?

我要做什麼(主要活動,Key Activities)
  列出幾項你每天都會執行並可以將你的工作與他人區分出來的重要活動
  在這些活動中,有哪些是你「被提供的價值感中」所要求或需要的?
  哪些活動是你在交流上或客戶關係中所需要的?

我是誰/我擁有什麼(核心資源,Key Resources)
  你的工作中最讓你興奮的是什麼? 
  你的工作中最讓你不感興趣的是什麼?
  試著描述你在工作上做得最好的部分。 
  試著描述任何會影響你工作的個人價值觀或信念

我要付出什麼(成本支出,Costs)
  你在工作上給出了什麼?(例:時間與精力) 
  你為了工作放棄了什麼?(例:家庭與個人時間,其他吸引你的機會) 
  哪一項重要活動需要付出最大的代價?(例:耗竭、壓力狀態)

我如何幫助他人(提供何種價值,Value Offered)
  你提供了客戶什麼樣的價值(觀)? 
  你解決什麼樣的問題,或是你需要滿足什麼樣的需求?
  描述你的客戶因你的工作所享受到的好處有哪些。

我能幫助誰(目標顧客,Customers)
  你為哪些人創造價值?
  哪些人是你最重要的客戶/服務對象?
  誰需要靠你做的事情以讓他們也可以完成他們的工作?
  誰是你客戶的服務對象或客戶?

如何宣傳自己與服務(通路,Channels)
  你的客戶想要透過哪些管道被知道或聯繫到? 
  你現在如何接觸他們?
  哪些管道的效果最好?

我能獲得什麼(收入與利益)
  描述兩項你現在最重要的實質獲益(例:薪水、健保、退休金、股票選擇權、學費補助、育兒津貼等)
  描述兩項你現在最重要的精神獲益(例:滿足/享受感、專業發展、認同、社會貢獻、彈性時數/條件,社群感等)

以下所呈現的表格可以運用在實務上,協助案主發展他們個人的商業模式,檢視這些關鍵又互相依存的九項要素。學習與運用這項模式以後,案主可以從他們工作角色或內容的視角移動到自己身處整個團隊與企業中的脈絡,看見自己擔任什麼樣的位置與角色。

轉載自:BusinessModelYou.com
 

成功應用商業模式

  要在眾多應徵者中脫穎而出,我們的案主需要可以明白表達組織目標,並提出可以反映個人資歷與執行方面專業知識的問題,並將這些回應連結到他們可以如何為公司增添價值。

  不是每個人都需要一個MBA學位,但每個人都需要專業知識來將他們的技能與知識在對的時間發揮在對的工作崗位上,並且將他們的工作與他人連結。個人商業模式展現一個人可以如何透過這樣可重複操作的過程去理解一個機構想要傳遞的價值與執行方式,進而對機構有所貢獻。


大衛的案例

  對大衛這位可以講流利德語的微生物學家來說的確是如此。他在找工作時與一位公司內部人員的對話中應用了個人商業模式的要素。他追溯公司將市場拓展到德語區市場(我能幫助誰)的影響,發現這樣的拓展會需要公司在行銷上有所投資(如何宣傳自己與服務)。大衛除了在科學領域的專業外,也特別具備了(我是誰/我擁有什麼)文化和語言上的能力優勢可以與行銷團隊合作(誰能協助我/合作夥伴),讓他們可以將行銷活動在地化滲透德語區客群。這樣全面、連結性的對話讓大衛聽起來更像是產業的內行者,而不只是一位員工。

  在大衛的案例中,在他想去的公司中其實沒有開放、相對應的職缺,但沒有關係。這間公司在認可大衛為他們以往忽略但需要克服的行銷障礙(語言與文化在地性)有所貢獻,並認可這件事情所帶來的附加價值後,他們為大衛開了一個職缺。

  想像你的案主若可以超越職位描述的視角,並且根據商業模式所提供的專業視角侃侃而談,他們會如何在面試或公司中脫穎而出。

 

 

 資料來源:

NCDA | Business Model Basics for Clients’ Career Advancement: Getting Ahead without Getting an MBA
NCDA | Integrating Career and Mental Health Assessment and Treatment